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他们是被埋没的天才吗?
发布时间:2016-02-24 08:39浏览: 字体大小[ ]

人间百态,千奇百怪,什么样的人都有,区别只是你遇到或没遇到。有一种人我十多年前就遇到了,他们的怪异行为突破了我的想象。随着我对这种人了解的深入,我的态度也在变化,由嘲讽变为同情,再由同情变为淡然,这种人就是“民科”。

  “民科”是民间科学家的简称,他们爱好研究科学问题,其观点惊世骇俗,但主流社会并不关注他们,如果突然冒出就会令不知内情的公众感到震惊。最近有个电视节目《非你莫属》被网民翻了出来,当时提及“引力波”的一个民科引起了关注,有人认为这是个被埋没的天才,当时奚落他的节目组欠他一个道歉。这个话题很火,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我了解的民科情况介绍给大家。

  真正的科学家都会有个学术职称,例如院士、教授、研究员,而民科没有,他们多是工人农民,不少是下岗工人和不务正业的农民。真正的科学家都会在学术刊物上发表文章,民科不发学术文章,毕竟绝大多数都不会英文,也毫无学术研究的基础,但他们发帖子,而且是非常长的帖子。真正的科学家都遵循科学研究的规范,例如提出观点、同行评议、回应质疑,而民科没有规范,其主要交流方式是向真正的科学家叫板。

  当年,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引发了民间研究科学的热潮,直接后果就是中科院数学所每年都会接到很多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信件,信件多到了用麻袋装,这个数学问题实在太热了,以致于有了一个专属名词“哥猜”。起初研究员们很认真地翻看信件,发现大多数证明者根本就不知道哥德巴赫猜想说的是什么,使用的证明方法也非常幼稚,明显只有初中数学水平,证明过程逻辑混乱,最常见的错误就是循环论证。

  研究员写了回信,指出极明显的错误,收到信后人家居然到北京来对质了,研究员当面给他指出循环论证的错误,民科激愤地反驳,因为他真心理解不了为什么不能循环论证。您可以脑补下这个场景,把自己换位成那个研究员,就会体会到那个研究员的内心是崩溃的。最后研究员认输,称自己水平低下理解不了民科的高深证明,不认栽就脱不了身。有的民科找了不止一个研究员,无一例外都是研究员们败下阵来,曾有民科在论坛上称自己横趟中科院数学所,网友称他吹牛,我说他没吹牛,是真的横趟了。

  研究员们逐渐就不理会民科来信了,但人家会找上门来,骂你官办机构打压民间科学,这怎么办呢?中科院数学所想了一个招,只要来信中的“歌猜”证明有两名数学教授签字认可,他们就会审阅,没有就不看。把包袱成功地甩给了全国的数学教授,我有个数学教授朋友就诉过苦,说接待民科荒废一下午,还必须克制情绪注意语气,不能贬低刺激对方,最后搞得自己脑仁疼。

  再有民科来访,教授就推脱不便,让自己的博士生接待,博士生也很鸡贼,约在11点半,想以午饭为由半小时内就打发了。民科好不容易逮到个人,哪会轻易放手,博士生只好请他一起吃午饭。

  一来两去把教授搞烦了,传达室来电称有访客,听到是来找过的民科就避而不见。不见有不见的对策,民科就在学校大门外盘腿一坐,支起事先准备好的横幅,什么重大科学发现被埋没云云。学校管理人员对此有点无奈,可以不理会但不能完全不关注,万一出事了学校也会有干系,到饭点了会派保安悄悄给他送去盒饭。

  参加学术年是要被邀请的,不是谁想来就能来,民科听到消息后楞要参加甚至要发言,这就给组织者出了难题,如果生硬拒绝就会落人口实,有时不得不安排民科也做个交流。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民科的特征很明显,三两句后学者们就心知肚明了,于是进入了看手机休息时间,他讲完后大家会礼貌鼓掌,但没有一个人发问交流,然后尽快进入下一项,这可是我的亲身经历。

  您一定会问,难道就没有教授当面训斥民科一窍不通吗?据我所知还真没有,不是因为教授脾气好修养高,其实教授对话时也常常会夹枪带棒含沙射影,但这通常发生在势均力敌的学术对手之间,因为胜败关系着自己的学术地位,嘴头子可不能疲软。

  在低年级的学生面前,教授基本都是慈眉善目的,因为学生完全没有威胁啊。常见低年级学生感慨,说教授善良宽容而助教面目可憎,我内心说“那是因为你的翅膀还软啊,但你做了副教授再看教授,教授的面目就绝然不一样了。”

  民科没有一点学术地位,比毫无学术威胁力的学生还不如,更关键的是他们不像学生那样能意识到并承认自己的错误,教授学者们当然没必要跟他们撕破脸。好比是拳手遇到同量级挑战者会很重视,但遇到小孩子挑战,拳手乐于表演倒地失败,观众当然不会因此而怀疑拳手的实力,而是会喜欢他的情商。教授对民科也是如此,劈头盖脸地臭骂对方智商低下脑子进水简直就是精神病,虽然很多人内心认同,但一定会批判这种羞辱人的做法。

  都知道民科是咋回事,跟民科较劲辩论的多是闲得慌的愣头青,还有想借机炒作的人,《非你莫属》节目组就是有意拿民科来亮丑,并借此提高收视率。教授们通常会哄着民科,只要他们不捣乱就行。

  前面说过民科要在学术会议上发言,但高档次会议的组织者会尽力避免,多年前某院士举办全国静电学术年会,有个民科不邀而至并要求做会议发言。上过中学物理课的都知道,丝绸与玻璃棒摩擦产生正电荷,毛皮与橡胶棒摩擦产生负电荷,这个民科搞了个交叉实验,丝绸与橡胶棒摩擦,毛皮与玻璃棒摩擦,在家里用几十块钱的电流表测试,发现两者都产生了负电荷,然后再一顿推演,结论是他推翻了静电理论。

  他执意要大会发言,院士很无奈,亲自请他在实验室里做实验,这位民科拿着两套棒子开始擦,擦得满头大汗也没出现他想要的结果。院士给他解释,这是个电磁屏蔽实验室,而你家不具备电磁屏蔽能力,你用电流表观察到的结果是外面静电场感应所致,而这间屏蔽室里没有感应,所以你想要的结果出不来。

  院士亲自带他做实验并讲解其错误所在,如果您认为民科会承认自己错了,那说明您根本就不懂民科。产生科学方面的奇思怪想是很正常的,被专家指出了错误,自己也认识到了,那这种人是科学爱好者不是民科。而民科是永不认错的,那位静电民科当时懵了,没能在大会上发言,但回家后就故态重萌。

  民科的研究领域集中在数学物理,从不涉足工科领域,毕竟工科是要以实践来验证的,但根据你自称的电路理论连个手电筒都做不出来,自然就没有说服力。而数学物理不同,可以扯上一大堆似是而非的公式,内行人不屑看外行人会发蒙。

  相对论与“歌猜”一样,是民科很热衷研究的科学问题,甚至有一个反相协会,聚集了大量反相对论的人,他们相互鼓励相互支持,共同面对同一个敌人--爱因斯坦。多年前我了解过这个团体,甚至研究过他们的帖子,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虽然他们都反相对论,但反法各有不同,他们之间的观点是不兼容的。

  我给这个团体出了个主意,说我有直通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的渠道,可以把反相的文章呈给物理专业院士看,但是反相文章太多了,而真理只有一个,你们应该搞一个内部PK,把错误反相文章PK掉,选出一个大家公认正确的反相文章来。

  这个把各种毒虫放一个罐子里自相残杀的毒计被他们一眼识破了,他们虽然偏执但并不真傻,内心也知道自己是咋会事,他们享受的就是这种玩法,而我这个主意会破坏这种玩法,这是他们绝对不能接受的馊主意。

  我父70多岁了,在家里闲的无聊,最大的乐趣就是早上在豆腐脑摊跟一帮老头会合,边吃早点边点评世界大事,掺杂着很多想象、杜撰和信口开河,有必要厉声喝止他们吗?有必要指明他们不会上网早已脱离社会了吗?当然不必,老头们相互抬轿子一起获得心灵慰籍,这是件挺好的事啊,说的对错有何关系?

  但是,如果你认为这帮整天说大话说狠话的老头是被埋没的治国天才,那就是你没有见识了,就跟认为民科是被埋没的天才一样没见识。科学的大门是敞开的,任何人都可以在遵循科学研究规范的前提下研究科学,通过发表论文的方式得到认可,而民科们有意不走这条路,人家享受的就是发帖子搞辩论并以受害者形象示众的玩法,何必戳穿呢?